夜阑到底意难平

是一只话痨废了。

公开地引用别人的言论至少应该事先征得对方同意,并且在引用时注明出处(除非对方提出希望匿名),我觉得这是一种网络礼仪。

【拒绝校园暴力,我们在路上】

校园暴力哪怕只是言语上的,都会给受害者带来痛苦。在施暴者没有受到惩罚、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并改过自新之前,和受害者谈原谅、谈忍让、谈宽容都是没有意义的。

很多时候人们会说施暴者是“还小不懂事”,但这只是借口而已。

以前经历过这种事,那个时候没人站出来说“这是不对的”,稍微亲密一点的人都跟我讲要忍让,大部分人冷眼旁观,其中包括本来可以阻止的人。

后来我的性格就变了很多,如果有可能真希望像蝉那样把皮褪掉重获新生。但是在三次元依然不敢讲过去发生的那些事,因为不能理解、甚至以此为笑料的人,在我身边依然大有人在。

遇到这种事绝对不要忍气吞声。没有人应该忍受口头和行为上的暴力对待。施暴者不管他本人什么情况,做错事就应该被惩罚,跟受害人原不原谅他是两回事。

秋山 QIU SHAN:

我不是为任何一个受害者发声,我希望每一个施暴者都遭报应,要罪与罚相当,法和律可期。


瓜君:



孤舟寒江雪:







昔日扬尘处:















行无忧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德古林那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憋了很久,还是想在这里瞎逼逼一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有一个初中同学,在初二我得肺炎半死不活的时候,在教室里,用很恶心的话当面侮辱我,两次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——打出来都怕脏了各位的眼睛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为什么呢?只因为我不愿意帮她的“朋友”,一个和我八竿子打不着的女同学占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怒了,起身要动手,被其他家长们拦住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过后呢,我去打点滴,她用很“诚恳”的言辞在电话里向我道歉,哭着保证“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当时年轻啊,忍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今年我高一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这个人呢,不太合群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她呢,见人说人,见鬼说鬼话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新班级里认识我的只有她,她却认识很多和她一起补课的同学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背地里,她用更加肮脏的话来污蔑我,诽谤我,说我经常挑衅,被她打得进了医院,出院后又挑衅,又被打。说我勾引男生摸胸,以及种种种种更加莫名其妙的指控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不行了 距离我关掉电脑已经过了两小时

刀舞的配乐还在我脑内回放

今夜我为你们倾倒

刀舞真的就是神仙作品。

完全不懂日语的我,其实很多剧情理解不了,特别迷茫。但是演员的表情、动作、BGM、灯光、还有语气……想表达的感情。届到了。

又悲伤又感动,好几个地方看到头皮发麻热泪盈眶。要是在现场绝对承受不了那种冲击力,大概会直接哭。

真的很厉害啊!是很棒的作品!参与刀舞的所有人都辛苦了!

刀舞本丸的审出场的时候我吓了一跳

(因为那个时候光忠受了很重的伤,有人影出现在他身后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敌人!!!)

这位同事包裹得真严实,而且不知为啥让我想到了敌薙刀?

在敌人侵入本丸的情况下还是很酷,为这位同事鼓掌!

还有这次刀舞的音乐,op,ed还有bgm都特别棒!感染力很强!

今天在贴吧看到一个脑洞,cp是真邪教:

陆奥守吉行×不动行光。

嗯嗯嗯?地瓜烧组?

太太们是这么想的嘛?

覃斯゛:

哈哈哈哈哈真实总结

鄉音田木: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了

分道经路:

十分真实了

吃土的伊灵(ㅇㅅㅇ❀):

是本人了

竹染轩阴:

过分真实了哈哈哈哈哈

莫染_:

还有突然求评论红心蓝手——

【最近涨粉这么多为啥消息提示这么少?关注了我又不和我互动是为了暗杀我吗?】

盏鹤:

哈哈哈非常真实了

熬煮黑洛酱:

一点粮圈观察,不一定对


哦对了,@维鲁斯特 ←这是我的微博,欢迎各位来找我唠嗑!

有时候也在想,【为什么这些事情发生在我身上】。
是我无能。是我软弱。是我不幸。
在黑暗中掩面哭泣。

虽然一般是越长大越知道生命的可贵,不过我好像不是这样。

小的时候会觉得【啊不知道哪天生命就会终止】并为此感到深深的恐惧。
不甘心。世间诸多乐趣以有限的生命难以尽享。

反而现在长大了,脑子里倒经常闪过【啊不如去死一死好了】的念头。
无奈地向世界摊开手——狗命一条拿去便是。

生命真是难以预料,不知道在何时迎来怎样的变化。

痛哭流涕。
——是今天终于收到喜欢的太太的个志的我